泽樱_顾朔恂

=泽樱/顾朔恂。
一个画手/咸鱼日翻
近期灵辉双担全员箱推。

灵能/松/血界/战勇/APH/怪JO/海囚/KP/原创

接受约稿不如说请来找我约拜托了(土下座)价格可以面议!

怪盗化!

鸽舍:

偷偷打上本TAG宣传,然后等过一段时间删掉本TAG【多么卑鄙啊【。




WB怪盗化详细走这里→【http://www.weibo.com/p/1001603794750170901780?from=page_100505_profile&wvr=6&mod=wenzhangmod】





是那个研究所里出来的改造动物之一,能变成人形。能力是在人形时看见他的眼睛的人会瞬间昏迷。所以一直戴着护目镜。脑子好使,过目不忘,觉得比起当怪盗还是当助手有意思,会发明一点奇怪的东西。如果希望被辅佐的怪盗的话,应该那种有些不行的怪盗。但其实家事能力为0。


其实有搭档的怪盗了,下面是相遇文儿↓




闪耀夜晚的相遇




Peace,这本是我的实验代号。


“Peace,你很聪明,到了那里以后,你应该懂自己该怎么做。”


隔着笼子,博士看着我的眼睛,对我缓缓说道。


我并没有说话,只是点点头,来表示我已经听明白了。


博士叹了口气。


在这个研究所里,只有博士和其他研究动物知道我能说人类语言。而在一般研究员或者外人在的场合,我总是紧紧闭上我的喙,只是偶尔发出一两声咕咕的叫声。


“哦哦,这就是研究所送来的辅警生物吗?”


“是的。根据资料,它的眼睛能发出一种特殊的波长,使看到的人在瞬间失去意识,并持续3~5分钟左右。而我们警方就能在这时制服犯罪分子,能大大减少双方的伤亡程度。”


“好好好,真不错!这只鸽子……诶,它有名字吗?”


“它的代号是Peace。”


“哈哈哈,真是和能力相匹配的名字啊!和平解决!哈哈哈哈!”


我扭过头不想去看警察局长的腆着他的肚子的丑样,只好把头伸进了我的饲料盆里。


我是研究动物134号,代号Peace。


现在,是警局的一员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之后我的工作一直很顺利。


犯罪界似乎已经流传起了关于我的传闻。但因为见识过我的能力的人都被关进了局子,我的身份似乎到现在都还是个谜。


“Peace,今天也要拜托你了。”


负责照顾我的女警把笼子的底盘清洗干净轻轻地托了回来,微笑地对我说道。


我看着她,咕咕地回应了一声。


月黑风高夜。


今天警察们要对付的对象是一个名叫白雀的怪盗。


送出的预告书里写着他将会盗取希腊著名美术馆里的黄金艺术品——橄榄枝的金牌。


我和负责我的女警呆在警车里,静候命令。


“目标已经突破我方的防线,正向美术馆上方逃跑!警方人员被防火门挡在了楼下暂时无法追踪,请求支援!”


“明白,现在立刻进行支援!”


女警放下呼叫器,打开了笼子,对我说道。


“现在都看你的了,让那个怪盗见识见识你的厉害!”


“好啊。”我这么说道。


女警惊讶地瞪大了眼睛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美术馆的屋顶。


怪盗白雀脚步有些沉重地打开了通往屋顶的门。不断地喘着气。


刚才拉下防火门的时机有些计算失误,在千钧一发之际他算是滑着过了门,但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把脚给崴了。


好在自己还是在计算时间内来到了屋顶,接下来只要等着,就应该能顺利逃脱了。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,把自己藏在阴影里,靠着墙坐了下来。脚上的疼痛这才缓解了一点。


他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,今天的猎物——橄榄枝的金牌。没有光源的现在,它无法反射光亮,就像一颗没有价值的石头。但它却是希腊本土开采出的古代文物,具有很高的历史研究价值。这也正是,他白雀理想中的猎物。


“干得不错,算是及格分了。”


突然间,一个声音从前方传来。


“!?”


白雀抬起头环顾四周,发现空无一人。


不,有一个很不符合现在的状况的生物正悠然地存在在那里。


那是一只纯白的鸽子。它站在屋顶的护栏上,直直地望着白雀。在这种暗夜里,月光在它白毛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。


但最诡异的,还是它的眼睛。


明明就是普通的鸽子的血红色,但却有一种很异质的感觉。


“……是你在说话?”


白雀提出了他很不愿意相信的这个事实。


“没错。”鸽子的喙随着声音张合。


“……鸽子居然说话了……”白雀自言自语了一下,随即换上了一幅认真的神情。


“那么,你想干什么?”


鸽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他,然后缓缓开口。


“怪盗白雀。真实身份不详,性别男,年龄大概在二十岁左右。 一年前才开始活跃,目标主要为历史文物。 其做事风格严谨迅捷,盗取宝物的手段花样百出——”它顿了顿,继续说:“我觉得还应该加上,考虑计划还不太周全这点。”随后哼笑了一下。


为什么我要被一只鸽子嘲笑……!!内心冒起无名之火的白雀表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,想了想,回敬道:“这种写法的资料,你是警察那一边的?”


“正确。搜查会议的时候我也在旁听,在警察内部关于你的资料,我都已经记下来了。”


“那还真是谢谢你们对我的称赞。只不过就凭你,难道想抓住我?”


白雀在观察着那只鸽子的同时,也警惕着周围。但他感觉不到除了这只鸽子以外的任何气息。


“我可以。”


鸽子用坚定的语气说道。


“不过……”


“不过什么?”白雀绷紧了神经。


“只要你带我走,我就可以放你一马。”


鸽子淡淡地说道。


白雀一瞬间停止了呼吸。


但冷静的他立刻就恢复常态,反击道:“就算有你在……我也不见得无法离开这里,我有什么理由要带你走?”


鸽子嘀咕了一声:“居然先问的这个……”然后挺了挺原本就很挺的胸。


“凭我比你聪明啊。”


白雀差点要把手里的金牌甩过去。


“而且你敢说一个不字,我保证你下一次眨眼发现自己在警车里摇晃。”


鸽子冷冷的声音表示它并没有在开玩笑。


“……真是正大光明的威胁呢。”


“我觉得是一笔不错的交易。”


咄咄逼人的家伙,明明是只鸽子。


白雀捂着伤脚,在脑中权衡了一下,终于举起双手投降。


“好吧好吧,是我败了。多养一个……宠物?也不是问题。”


他对着鸽子伸出手。


“欢迎来到闪耀的夜晚。”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“太慢了,怎么还没有联络!”


“警部,不不不不好了!”


“怎么回事!?”


“在Peace所乘坐的警车里发现了这个!”


警部从部下手里接过了一张字条,上面写着这么一段话。


“多谢你们长久以来的照顾。


Ps:这个犯罪分子就当是我的饯别礼物,不用谢我了。此外我建议你们把真货赶快给找出来,不然她麻烦大概就大了。”


警部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,部下颤抖地说:“警车里还有另一位被铐住的昏迷的女性,虽然穿着和Peace搭档的那位女警的衣服,但完全不是同一个人……!”


“难,难道说……”






“难道那个女性就是你说的犯罪分子?”


白雀攀上了绳梯,随着缓缓升起的飞行船,他也渐渐浮上了空中。


“对。大概是想在让我把你的猎物夺回来之后,把我杀了灭口然后把宝贝抢走吧。”鸽子停在了他的肩上,淡淡地说。


“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
“怎么看出来的?”鸽子哼笑了一下。


“那个女警只有在外人在的时候才一幅对我很无微不至的样子,在没人的时候可是最烦我的了。”


此时似乎终于突破了防火门,警察们纷纷跑上了屋顶,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雀的飞行船越行越远。


鸽子看着底下如潮水般的警察渐渐变小,它自言自语了一句。


“水退了。”


“?”


“带着橄榄枝的鸽子回到了方舟,表示大地已经复苏。”


“《圣经》吗……你想表达你是吉兆?是不是需要我再把你扔出去一次?”


“不。”鸽子摇摇头,晃动了一下胸前的金牌。


“我可能更喜欢船上生活。”



2015-02-12 /  标签 : WB怪盗化 7  
评论
热度(7)
  1. 泽樱_顾朔恂鸽舍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