泽樱_顾朔恂

=泽樱/顾朔恂。
一个画手/咸鱼日翻
近期灵辉双担全员箱推。

灵能/松/血界/战勇/APH/怪JO/海囚/KP/原创

接受约稿不如说请来找我约拜托了(土下座)价格可以面议!

大概就是LCL的过去。小学生文笔预警*自娱自乐注意。

写到两人再次相遇为止。


*Lava过去的真名是Ajax。

 

 

 

Lava第一次感到错愕, 是那个孩子朝他伸出手掌的时候。

 「          」

 故事开始于他还名为Ajax之时。 

那个家庭将他带回了一个大得难以置信的豪宅。 

“我叫「Cube」。以后还请多指教!” 

然后露出了一个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的,太阳般闪耀的笑容。 

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,只好把头扭到一边吐出一个简洁的回答。

 “...嗯。” 

是什么呢,在他许久不曾掀起波澜的内心里,那熊熊燃烧起来的感情。

也许是生性如此,Ajax并不擅长与人相处, 与Cube的父母总是隔着一层距离。 

但只有Cube是特别的。 

他总是没办法与Cube拉开距离。 

什么事都想着他,有意无意地护着他(虽然他认为那并不需要)从来都那么直率而不带一丝虚伪的,从来不曾用怜悯的眼光来看待他的Cube。 

让他第一次想要以尽管笨拙的方法表达谢意的那个孩子。 

——然而上帝却跟他开了个玩笑 。

Cube的父母打算弃养他,是他从半开的门缝中无意听到的。 

原因是经济呢还是别的什么,他记不清了。

 而Cube略显突兀的吼声让他脑子一炸。 

似乎是在努力的阻止父母这么做,门里Cube的声音极力地压抑着颤抖,甚至染上了一丝哭腔。 

以及养父母坚决而不容置疑的拒绝。 

像是有什么不可言说的情绪在身体里乱窜,Ajax推开了门,轻飘飘地瞟了一眼瞬间慌乱想要解释什么的养父母便拉住了Cube将他带离房间,回到两个人共用的卧室。

 “...你都听到了吗,Ajax?”

身后响起了十分犹豫的声音。 

Ajax转过身来,平静地直视着试图逃避他的视线的Cube。 

“大部分都听到了。” 

沉默。 

Cube张嘴,却被Ajax瞬间堵住。 

“不要说对不起,不是你的错。”  

盯着再次开始颤抖的Cube,Ajax感到了无可言喻的刺痛。

他皱了皱眉,拉过Cube将他拥入怀中。

 “没事的。” 

“可是我不想让你走。” 

像是赌气一般蹭了蹭Ajax,Cube闷闷的声音从怀中传出。

 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他捧起Cube的脸颊,“我相信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。” 

“这一年我过得很开心。” 

 

直到Cube睡着,Ajax一直不曾离开他的旁边。

良久,像是下了什么决心,他从床边站起,最后扫了一眼房屋。  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 Cube曾试图找遍大半个法国试图寻找Ajax却无果。

 ——可天知道Ajax离开的当天晚上便乘上了回英国的货轮。

六年,他在地下社会摸爬滚打,最终成为怪盗。 

六年,他凭借着天赋连连跳级,至今赴英国留学。 

 

谁都没料到再会如此的突然。

Cube盯着那个就坐在离他不远的背影,难以置信的缓缓吐出了那个早已在唇边的名字。 “A...Ajax?” 

那人似乎愣了一下,转过头来,随即又像松了一口气般朝他歪了歪头。 

“好久不见,Cube。”


评论
热度(2)